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晓冬 > 消费拉动美国二季GDP

消费拉动美国二季GDP

年初经历平稳回暖后,美国经济今春企稳,这让美联储近十年来首次重回加息轨道,最早于9月加息。
 
周二,美国商务部称,代表一国生产所有产品价值的国内生产总值(GDP)4月至6月年率上升2.3%。经修正的政府数据显示,一季度经济增长0.6%,此前的数据为收缩0.2%。
 
新轿车、卡车等高价商品更大的消费支出,近年强劲的房地产市场,提振了最新的GDP数据。雇佣增加,几乎不存在任何消退的迹象,经济增长的微弱回升表明,下半年经济迈入稳步轨道。
 
如果下周的6月就业报告强劲,美联储将准备采取行动。本周早些时候,美联储表示,一季度出现一些小问题后,劳动力市场和整个经济改善明显。
 
“二季度美国经济的数据有助于美联储对经济形势更加乐观,这同时表明,经济能够承受更高的利率。”凯投宏观经济学家Steve Murphy称。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商业投资依然低迷。
 
二季度报告首次将新的研究方法纳入其中,出炉的GDP数据更为准确。过去几年里,一季度的GDP增长被略微低估,三季度的GDP增长被过分高估,这种大起大落让华尔街与华府为之困惑。这些问题主要由计算军事、医疗等消费者服务支出上的困难造成。
 
在新的方法之下,政府发现,2012至2014年,美国经济有所放缓,年均增长2%,之前这一数字是2.3%。从而意味着,这是二战后最缓慢的复苏,甚至比以前预计的还要微弱。
 
二季度,广大家庭对美国经济增长立下头功。消费者支出激增2.9%。美国人以自6年多前经济衰退谢幕后的最快速度,忙着购入新车。
 
受不断提升的需求,特别是对联排别墅,单元楼及公寓的需求拉动,建筑商今春新房建设支出增加6.6%。
 
与此同时,美国出口反弹,由一季下降6%升至增长5.3%。进口增幅略低,达3.5%。改善的贸易数据小幅提振美国经济。
 
二季度报告最糟的部分是不冷不热的商业投资。原油平台等设备支出下降1.6%,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石油价格较一年前大跌,能源公司败下阵来。设备支出下滑4.1%,库存价值从1128亿美元微跌至1100亿美元。
 
长达6年的复苏中,企业对购买小心翼翼,投资乏力让经济裹足不前。微弱的全球经济增长,让美国出口商品更为昂贵的坚挺美元,尤其重创生产商。
 
此外,很多经济学家认为,由于能源行业的回调大部分已完成,商业投资将于2015年下半年企稳。
 
衡量通胀的PCE物价指数年率增长2.2%,受制于汽油成本暴跌,一季的这一数字为1.9%。
 
剔除食品与能源,核心PCE物价指数较今年前三月的1%年率上涨至1.8%。这恰好处于美联储的“舒适区间”,虽然美联储希望看到通胀进一步小幅上涨。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