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晓冬 > 德银:美国国债不会是量化紧缩第一受害者

16
2015

德银:美国国债不会是量化紧缩第一受害者

如果央行持续抛售外汇储备,全球重要的避险资产将不会是首先呈现压力迹象的资产。
 
在一份新的研报中,作为原先“量化紧缩”支持者的德意志银行对其观点进行了详细阐述,认为中国的外汇政策对金融市场至关重要。该行还阐释了由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持有的外汇储备资产下降所引发的一些潜在的涟漪效应。
 
宏观策略师Alan Ruskin解释称,中国官方部门出售主权债务不仅对资产类别,还会对其他方面产生影响。回顾历史先例,他发现,这些储备消耗往往是金融市场全线波动的先兆,而非主因。
 
“在这样的环境中,对风险偏好地区的负面冲击让发展中国家的货币挂钩政策承压,由于外储下降限制货币走软,资本外流被抵消。“他写道。“风险资产的负面冲击往往先于外储下降。”
 
这里的变数是,外储下降的潜在数额可能导致主次颠倒,或者加剧金融市场的跌势。
 
虽然,截至目前,对量化紧缩的讨论已聚焦于对美国国债的影响,但该策略师并不认为其是首先面临风险的资产。
 
“寻找外部储备冲击波负面收益的影响,按理说最后才轮到美国。”Ruskin称。“或许,对适度乐观最具说服力的观点是,基于最近的经验,外储资产减少与最安全债券市场收益的大幅上升不会同时发生,这让外储下降的初期阶段得以控制。”
 
该策略师认为,这种情况可能会如20世纪90年代末的亚洲危机及2008年金融危机一样,逐渐显现。避险资产的名义收益率超过实际利率升幅,通胀预期下滑。
 
该策略师的理由是,油价下跌先于外储减少,原油价格与通胀预期相关。
 
“这里的结论是,流动性没有减少,货币供应增长受限,从而令通胀预期走低。”Ruskin解释称。
 
如果是这样,对美国国债而言,外储下滑可以被视为对其他偶然因素的一股对冲力量,在这种情况之下,“降低的价格预期限制了对名义收益率的影响,令实际收益率出现一定程度的上升。”Ruskin说。
 
尽管美国国债可能遭遇最大的国外持有者,以及其他储备管理机构的大幅抛售,但由于美国国债相较其他主要货币收益率的吸引力更大,该策略师依然预计其会受到投资者追捧,因为私人部门会从官方部门那儿接盘。
 
如果如预计的那样,Ruskin认为对股票等高风险资产而言,喜忧参半。
 
“坏消息是实际收益率可能的上升将抑制名义收入与利润的上涨。”他写道。“好消息是,只要名义利率不下降,就将抑制从风险资产流向安全性更高的固定收益资产。”
 
 
推荐 7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晓冬 晓冬

个人兴趣:经济、金融、英文、八卦。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