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晓冬 > 一个罗马尼亚医生的无奈

25
2014

一个罗马尼亚医生的无奈

罗马尼亚医疗腐败严重,医生拿“红包”的现象司空见惯,民众怨声载道。然而,医生克尔斯托韦亚努却是一个异类,他公开向行业潜规则“开战”,并带着病童前往国外治疗,挽救这些奄奄一息的小生命。在患者及家属眼中,他不仅是“英雄”,更是“上帝”。

                                         带着病童去国外治疗

卡塔林·克尔斯托韦亚努是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玛丽·居里儿童医院的心脏科主管。这家医院虽然医疗设备先进,却门庭冷落。自开业一年半以来,还没有一个孩子在这里接受过治疗。这又是为什么呢?

原来,克尔斯托韦亚努约法三章,公布了“红包零容忍”制度,禁止与他共事的人收受“红包”。这样一来,有经验的医生都不愿来这里高就,因为从这儿无法捞到额外的油水,先进的医疗设备也因此闲置。事实上,克尔斯托韦亚努负责的玛丽·居里儿童医院心脏科处于“瘫痪”状态。

由于人手不齐,无法开展工作,克尔斯托韦亚努对找上门的孩子做出一项义举:他带着这些孩子前往西欧一些国家接受治疗,那里的医生不收“红包”。

男婴克特林是这一行动最近一位受益者。克特林出生仅13天,需要接受心脏手术。克尔斯托韦亚努挎着一个小背包,带着紧急呼吸设备,推着童车,登上一趟飞往意大利的廉价航班。在意大利西北部的一家医院里,医生们正等待为这个幼小的生命进行手术。令人欣慰的是,手术非常成功。

两天后,克尔斯托韦亚努又带着一个3周大的女婴来到意大利的这家医院。这一次,就没有那么幸运了。还没来得及接受淋巴腺手术,这个小生命就匆匆离开人世。

“没能救她一命,我非常沮丧。”克尔斯托韦亚努无奈地说。“不过,在罗马尼亚,她还是逃不过这一劫。”

                                       向潜规则“开战”

克尔斯托韦亚努说起话来语调轻柔,然而,他的行动却坚定而执着。他正在打一场孤独而旷日持久的“战争”,向罗马尼亚医疗行业根深蒂固的潜规则“开战”。

要知道,在罗马尼亚,需要给医生塞“红包”才能拯救这些脆弱的小生命。相关数据显示,罗马尼亚每100名婴儿中便有1名活不到周岁,婴儿死亡率比欧盟平均水平的两倍还高。“老实说,这种恶习已经深深扎根于我们的体系中,要将其根除真的很难。”罗马尼亚卫生部长里特伊·拉迪斯劳接受美联社采访时坦言。

 “红包零容忍”制度的推出让克尔斯托韦亚努的工作行程紧凑而繁忙。克尔斯托韦亚努的工作绝非带着病童前往国外接受治疗这么简单,他还要在飞行途中照料这些小生命。就拿刚刚夭折的这个女婴来说,航程中的活儿并不轻松。为了让她存活,两个小时的航程中,克尔斯托韦亚努先后进行了插管,输氧等操作。

不到24小时的时间里,克尔斯托韦亚努可谓连轴转,先是带着男婴克特林归来,又带上这个女婴匆匆出发。在此期间,他甚至还见缝插针,在医院出过一次诊。

 

                                        请护士换床单都要塞钱

在罗马尼亚,医生“红包”的行情也是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据美联社报道,做手术之前,罗马尼亚病人必须先向参与手术的医生递上数百欧元的“红包”,麻醉师拿到的“红包”大约是医生“红包”额的三分之一,具体视病人的经济状况而定。护士每次来病房做护理工作、给病人打点滴,家属都得打点。更令人发指的是,请护士换床单都要塞钱。罗马尼亚政府对此似乎也一筹莫展。

罗马尼亚政府每年的医疗支出仅占该国国内生产总值的4%,约为西欧国家的一半。许多医生对现实不满,纷纷前往国外打工,导致罗马尼亚国内医护人员严重短缺。根据罗马尼亚医学院的统计数据,出于对目前陈旧腐败的医疗体制及过低的工作收入的失望,仅去年,罗马尼亚就有2800名医生前往西欧国家工作。

“理想的情况是,医生有体面的收入,没人会禁不住诱惑,拿这些不正规的钱。”罗马尼亚卫生部长里特伊·拉迪斯劳说。“患者也有这样的认识,相信要接受适当的医疗服务,送‘红包’不是唯一的路子。”

据世界银行一份报告显示,早在2005年,罗马尼亚每天的贿赂资金往来就达75万欧元左右。“行贿文化”作为罗马尼亚一种心照不宣的规则被广为接受。

不过,公众的不满也在日益上升。作为玛丽·居里儿童医院的资助方之一,保洁公司曾三番五次地前往医院及罗马尼亚卫生部,询问这家医院究竟何时才能真正发挥作用。

                “如果更多的医生像他一样,很多生命会因此得救”

罗马尼亚儿童是医疗行业现状受害最深的群体。2010年8月,罗马尼亚一家医院因电力故障引发重症监护病房燃起大火,导致5名早产婴儿被烧死,6名儿童严重烧伤。

糟糕的医疗状况与严重的腐败现象,让罗马尼亚的孩子和父母显得很无力。对于出生不久就夭折的孩子的父母而言,痛苦更是难以言表。安吉拉·瓦西里的女儿刚出生一天就死了。与女儿唯一的一次相见,还是在其死后,小家伙静静地躺在一个金属台上。

罗马尼亚明星毕安卡·布拉德曾公开表达对孩子夭折的伤痛,她更将这种状况斥为“犯罪”。她还专门建立了一个协会,帮助那些失去孩子的父母走出心理阴影。

克尔斯托韦亚努的执着也让这个死气沉沉的医院有着点滴的改变。最近,他亲身见证了一个男童的“重生”。男婴安德烈只有8个月大,体重才两公斤左右,出生时几乎没有肠。他的腿酷似多节的嫩枝,但眼睛明亮有神,活泼的性格让医院的所有人又怜又爱。

安德烈只有去美国做手术,才有存活的希望。然而,高昂的手术费成为“拦路虎”。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医院的护士们甚至买彩票,希望中得大奖,凑足安德烈的手术费。

即使行业现实残酷,医院的医生们还是团结一致,努力让情况好起来。儿童心脏外科医生安卡·曼达凯放弃法国薪水丰厚的工作,来到玛丽·居里儿童医院服务。她在这里的收入只有法国的十分之一。更多的人也对来儿童医院工作表现出兴趣。

克尔斯托韦亚努依然带着病童辗转于德国,奥地利等国。谈及不遗余力拯救孩子,他感觉“很惭愧”。但他说,看到获救孩子父母脸上的喜悦的那一刻,非常骄傲。

孩子的父母们对克尔斯托韦亚努的奉献致以深深的敬意。“他不仅是一个英雄——更是我们和孩子的上帝。”男婴克特林的父亲称。“如果更多的医生像他一样,很多生命会因此得救。”

推荐 16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晓冬 晓冬

个人兴趣:经济、金融、英文、八卦。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